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心上的咒语

发布时间:2019-04-16 14:23:56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晚上11点半的时候,收到一封很奇怪的邮件。

说它奇怪是因为在发件人一栏中居然是空白的,信的内容也奇怪,有两行字:

请在收到信后,马上登录以下网站,寻找你的名字,否则后果自负。

切记不可将此信下载和转寄。

然后跟着的就是一个链接的网站名。

我笑了笑,此类玩笑的邮件我收得多了,要不就是朋友故意发些恐怖的片段过来吓唬一下你,要不就是别有用心的人,发封带病毒的邮件逗逗你,通常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将它们一删了之,虽然这信真的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我还是没多想就把它删除掉了。

这封奇怪的邮件事件就这样结束,我也没把它放在心上,过了两天,更是忘记了。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我料想不到的。

在收到这邮件后的第三天,我拔了个电话给峰,峰出来了,我们一起到酒吧中喝酒,然后道别,可是在第二天早上我再拔电话给他时,接电话的却是他的妹妹,她哭着说,他哥哥死了,在晚上十一点四十多分的时候,从十二楼往下跳,还没有送医院就没救了。

我听到这消息后,马上往峰的家里赶,同时打了个电话给小月,告诉她这个消息。

小月赶来的时候,我刚从峰的家里出来,她的双眼肿肿的。我知道她暗恋峰已两年多了,一直没有向他表白,现在是想都没机会了。

她拉我去喝酒,我陪她去了酒吧,她在酒吧中,拿出她的笔记本,一边哭着一边翻出她写给峰而一直没有寄出去的邮件给我看,后来她醉了,我把她送到一家宾馆中,为她订了间房,在安排她睡下来后,我就回了家,想着明天再来看她。我刚回到家里,小月给我打来电话,她的声音是迷迷糊糊的,我听不大清楚,我勉强能听得出她是在问我是不是发了封邮件给她,我说没有,她哦了声,就好像睡着了的样子,再也没有说什么。

事实上这是我听到她的最后一个电话,因为第二天我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电话是警察局打来,电话那头跟我说,小月疯了,而我是最后接触她的人,所以要找我了解情况。

小月疯了?我跳了起来,胡乱地套好衣服,就往那家宾馆赶去。

小月的确是疯了,她在看到我的时候,突然向我扑过来,嘴里不停地在说着“杀人”两个字,她的手指甲陷入我肉里,有血浸了出来。医务人员把她从我身上拉开,她大叫着,又要扑向我。我没想到一向文静的小月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杀人”,难道她当真的看到杀人了吗?看到谁杀人?我?

我打了个冷颤,警察把我带到了局里,可是我实在提供不出什么东西来,峰的死,小月的疯,让我一下子没有了主意。

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好是十一点,我伏在电脑台上,头一直在痛。我对着屏幕在发呆的当儿,突然记起小月那个最后打给我的电话,她在问我是不是发了邮件给她。想到这,我马上打开电脑,虽然我清醒地知道我没有发邮件给她,但是她不会无缘无故地这样问我的。

在我的送件箱中,居然有一封是我发给小月的,就在小月给电话我的前十分钟!

我再看下去,在峰死前的二十分钟,我居然又发了一封信给他,信的内容跟我所收到的那封奇怪的邮件一模一样,只是送件栏中填上的是我的地址。

一股寒意从脚底上向上升,我的天哪,难道这两人,一个死,一个疯都是跟我所收到的那封邮件有关?

信中的“后果自负”难道说的就是这些后果?这信难道跟一些病毒一样,会不断地向存在地址本上的email地址自动发送邮件?

可是那邮件我早已经删除,也没有再重新的收到,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况且我并没有小月的email地址,这邮件是如何通过我的邮箱发到她的邮箱中的?

我马上的打了个电话给另一个叫权的朋友。权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在权的声音传到我耳朵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在小月两人出事前,我都有打过电话给他们!一念到这,我吓得马上把电话挂了。

上帝保佑,权千万不要有事。

我点击那个链接的网站,可是无论我用什么方法都进不去。

我不知道小月两人在那个链接的网站上看到什么,可是我知道,也许就是里面的东西要了峰的命,和把小月弄疯了。

权给我回了电话,我不敢接,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了他的短信:你在搞什么

我把手机扔到一边,抱着头坐在床上,恐惧弥漫在四周,我仿佛看到小月拔头散发地向我扑来,嘴里在说:“是你杀了峰,是你杀了峰!”

不!我跳了起来,用力地拔了电源,该死的电脑,是你害了他们,是你害的。手机铃声响了一下,有新的信息进来,我看着手机,好像在看着一枚炸弹一样,一动也不敢动,直到钟表上传来每半个小时响一下的声音传入耳朵,脑中突然闪过那丝可怕的念头的时候,已经是两分钟后的事了,我似乎是扑上去打开短信的,果然是权发过来的:明白,你一定是有什么事难以开口,所以改为发信给我了,我这就去看。

不,不要去看!我一边口里叫着,一边拔他的电话,电话通了,权的声音却把我打下了地狱一样:你跟峰站在楼顶上干嘛——天哪,你疯了,别推,再推峰就要掉下楼去了——啊!”

权那声尖叫声响过后,我就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好像大风刮过书页的声音,最后归为死一般的静。我知道,权的书桌就靠近十楼的窗边。

我疯了一样跑下楼去,截了一辆的士,叫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往权家里开去。车到权楼下的时候,楼下已围满了人,权躺在地上,额头上插着几块玻璃,一地的血,红红的,射入我眼睛中……

我也疯了,我脑中闪过的是峰的脸,小月的脸,还有权身上的血,他们交叉地闪过,像锤一样,敲打着我的头。

我摔开医生的手,对着那个一直看守着我的警察说,我要见小月,我要见小月!

小月也死了,她摔破一个杯子,用碎片割在手脉上,不过她死之前我赶到她床前,她眼睛很清澈,一点也不像疯了,她用力抓住我的手,急促地说:“有人要杀你,你千万不要去,不要去,看……”

“看什么?”我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问。

她没有能回答我,就死了。医生把我带回病房,在门口,我居然看见荷,是峰的妹妹。

她对我说,他哥哥死之前,曾经对她说,到楼上看一下邮件就下来陪她下棋,哥说,邮件是你发来的,一定是有急事。

我把她推出门外,对医生说,我不要见任何人,我不要见任何人!

几个医生把我按住,给我打了镇静剂,我慢慢地睡过去了。

蒙胧中醒来,看见医生手里拿着我的手机,我管不得拔去身上的针管,冲到他面前把手机抢过来,紧张地问:“你有没有拔了电话给谁?”

医生大概被我突然冲上来吓住了,连忙叫了几个护士进来,这几个护士抓住我的手,要把我弄到床上。

“不,我不要再睡,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打?”

“有,你的手续没有办好,我按你手机上的电话本,打给了一个叫杭的男人。他马上就会赶来了。”

“杭?——不,我不要他来,你会害死他的,你为什么要打给他。”我失去了理智,我把手机一把从窗口扔了出去。

杭是这些年来默默地在照顾着我的人,我不要他有事,我不再要我的朋友有事!那见鬼的邮件!

我甩开医生的手,站在他们面前,很镇静地说,我要一台能上网的电脑,马上。

“她疯了,郑大夫,快给她打镇静剂!”一个护士失声叫着说。

“不,我没有疯,我清醒得很,如果你在杭来到这之前——”说到这,我看了看外面:“现在几点?”

那个叫郑医生的似乎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说:“晚上十点。”

“在十一点半之前,我要见到杭,还有,我要电脑,一台能上网的电脑!”我不断地将这话重复,可是那医生没有理会我,要给我打药剂,我要死要活的,不让他们打,在最后我没有力气挣扎的时候,杭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听她的话,给她一台电脑,现在是十一点十五分,叶子,你有十五分钟的时间给我说明白当中的原因。”

我终于坐在了电脑前,我用十分钟的时间,跟他说了这些天发生的事,还有即将要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我用力的抓着他的手:“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人能胜天,也能胜这幽灵也好,鬼怪也好的东西。现在,我们一起打开我的邮箱。”杭镇定地握了一下我的手,从容地坐在椅上,在他输入密码的时候,我用力拔开他的手:“不要看,不要进去看。”

我现在明白,小月那句没有说完的话,她一定是叫我不要去看那个网站。

“叶子,要来的始终要来。”

时间刚好是十一点半,杭深呼吸了一下,打开了邮箱,里面有一封新邮件。杭看了看我,我脸色很很苍白,他用手轻轻地捂了一下我手背,就打开了。

服务员工作服夏装

工作服定制方案

服装定做工厂

黑色工作服

定做职业装套装

职业装团体定制

北京车间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