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韩亚坠机受害者面临同命不同价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7:31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2013年7月15日,韩国首尔,人们悼念在韩亚客机事故中不幸遇难的3名中国女孩。 供图/IC

据《华盛顿邮报》援引美联社消息称,韩亚公司很可能要求美国法院不要受理外国乘客的索赔案件,让外国乘客回到各自国家进行索赔。由于各国索赔判额相差很大,事故发生地美国的赔偿金额往往大幅高出亚洲国家,因此“即使他们是并肩坐在那架波音777客机上面”,各国乘客获得赔偿的数字可能相差很大。外界评价称受害人“同命不同价”。

空难重伤员可获赔数百万美元

据悉,如果空难重伤员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赔偿额预计达数以百万美元计,甚至接近1000万美元,遇难儿童赔偿额可能为500万至1000万美元。

然而,如果在亚洲,赔偿额可能少得多。空难中骨折在美国通常赔偿百万美元,但在海外仅仅赔偿几万美元。

韩国大韩航空公司一架客机1997年在美国关岛坠毁,致死228人。一名女性因那场空难失去女儿、女婿和3个孙辈。2001年,一家韩国法院判决大韩航空向这名女性支付51万美元赔偿。

韩国律师苏东熙(音译)说,那场空难后,在美国法院起诉的遇难者亲属与在韩国起诉的遇难者亲属所获赔偿相差多达100倍。

另外,据美国南加州著名华人刑事辩护律师邓洪在其主页上介绍,根据航空领域的《蒙特利尔国际公约》,乘客只要能证明受到损伤,航空公司及其保险公司必须向乘客承担最高不超过约16.8万美元的赔偿。但如果航空公司被证实有疏忽行为,美国法院可以裁定航空公司的责任不受国际公约赔偿上限的限制。

寻求在美索赔有难度

北加州律师弗兰德-皮特说,如果你是美国公民,案子进入美国法庭没有问题,但是其他人就要面临一场“斗争”。邓洪也表示,中国公民是否有权利在美索赔将是“理赔之战”的焦点。

美联社称,持有往返票(最终目的地并非美国)的外国乘客在美索赔要面对“非常严峻的挑战”。挑战主要来自于韩亚航空可能会“设法”要求美国不受理。

例如,韩亚航空可以以“不方便管辖”为由向美国提出亚洲受害人的案件应在亚洲审理,因为包括航空公司以及受害人在内的各方都在亚洲,所以案件处理起来“较方便”。

德保尔大学国际航空法研究所的布莱恩-哈维尔说,无论最终哪里审理,根据约定,航空公司需要马上支付一部分赔偿给受害者,以在医疗、交通等花费上帮助他们。

韩回应称将按条约办事

针对韩亚航空可能以乘客“最终目的地”是中国为由,让美国当地法院要求原告回到所在国起诉一说,韩亚航空中国地区总部经理高晶13日表示,这只是各方的猜测,但是在具体做法上,韩亚将会按照《蒙特利尔国际公约》的规定。

韩亚航空中国应急小组组长文明永日前表示,航空公司将在18日前给出赔偿方案。据邓洪介绍,一般重大的空难事故索赔过程通常要三至五年才能争取到最高额的赔偿。航空事故中的过错认定也可能需要长达数月。

《蒙特利尔国际公约》是1999年订立的国际条约,该国际公约适用于处理全球航空事故的保险理赔事务。美国、韩国和中国为《蒙特利尔国际公约》的签约国家。并且,此次航班的起飞地、终点地以及航空公司均为《蒙特利尔国际公约》签约国的范围,因而,航空公司的责任将遵循该国际公约的规定。

释疑

疑问一:可在何处提出索赔?有5种选择

根据《蒙特利尔国际条约》,国际旅客决定在哪里寻求赔偿时有5种选择:他们的国籍所在地,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机票发行国,航空公司所在国以及航空公司业务主要发展国。

此次飞机失事的受害者如果是美国永久居民,在美国购买了此次航班机票或者以美国为最终目的地的,均能在美国法院向韩亚航空公司提起诉讼。

对于购买了来回票的外籍乘客,他们提起诉讼的地点,要参考美国是否为他们的最终目的地。尽管如此,美国法院对于“最终目的地”的理解和《蒙特利尔国际公约》有所不同,美国法院可以并不采纳《蒙特利尔国际公约》对于管辖权的规定,而依照事故发生地作为受理地点。

疑问二:可要求谁来赔偿?可向多方索赔

除韩亚航空外,一些有过失的“第三方”机构也可以成为索赔的对象。

据美联社报道,律师皮特说,非美籍乘客及其亲属可以向其他在这场空难中可能应承担责任的主体索赔,例如客机制造商美国波音公司、机场人员甚至急救人员。

皮特正在调查波音公司是否应承担部分责任,包括失事客机自动驾驶仪是否有缺陷、座椅安全带配置不同是否导致伤亡。失事客机头等舱安全带有肩带,经济舱座椅则没有。

旧金山警方已经确认,一名中国遇难者遭救援消防车碾压,不清楚碾压是否为致死原因。另外,一些乘客说,救援人员未能及时赶到。一些官员则说,飞机可能爆炸,救护车不能立即抵近。皮特说,机场工作人员以及急救人员等也可能成为索赔的对象。

疑问三:没有受伤的乘客赔不赔?精神创伤也可索赔

由于很多乘客经历了这次空难,但是有惊无险地逃过了一劫,所以,他们也关心这次事故给自己带来的精神创伤和种种不便该怎么“结算”。

邓洪介绍称,即使乘客在事故发生后没有留院治疗,但是基于他们此次飞行造成了创伤经历,他们也能向航空公司提出索赔要求。

例如,重大灾难创伤后压力症(PTSD)就是可能的后果之一,它是一种潜伏的病症,许多死里逃生的乘客会因为这病而无法恢复到事故前的正常学习、工作或生活,美国法律可以要求航空公司就这方面作出必要的赔偿。

【相关】

各方“争相”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

江山市政府成立了由法律专家组成的“协助索赔组”,以帮助家属进行索赔。与此同时,美国华人和非华人律师团队也“争相”为此次空难事故的受害中国乘客代理。另外,还有一些专业空难理赔的律师团队在网络上对受害人进行“指导”。

据悉,美国华人律师邓洪11日表示,他与美国擅长空难理赔的吉拉尔迪-基斯律师事务所联手组成了10人的法律援助和诉讼团队,向在旧金山空难中遇难的两名中国乘客家属提供法律援助,他称已有家属向他们提出援助的要求。

邓洪表示,目前从报道来看,航空公司倾向于将中国乘客的理赔要求退回到中国进行,美国乘客则可在美国理赔,“这对中国乘客是不公平的、歧视性的行为”。

他认为,中国乘客花同样的钱,乘同一架班机,事故发生在美国,他们应享有与美国公民完全相同的权利。“我们希望组建强大的团队,向航空公司和保险公司挑战,使中国公民能在美国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此外,在社交网站上,一些法律专业人士在讲解理赔的专业知识、解答受害人疑惑的同时,也开始“推销”自己的律师团队,并“希望能够帮助同胞”,提供法律援助和支持。(记者 岳菲菲)

嘉峪关工作服订做

铜川定制工服

连云港西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