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简单_3

发布时间:2019-04-16 09:43:57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时隔一百天,重又坐在这楼顶的角落。同样的阴天,只是当时初春,如今是盛夏。

风一直不停。

四周群山环抱,苍翠葱茏,不着一点异色。

空旷的街上,只有机动车的轰鸣,小狗的扑闹,斜十字路口女孩的浅笑。

远处的一汪水潭,不知道是死水还是清泉?

对面屋顶的白鸽,现在去了哪里?是另觅新居或在归途?

翩飞的蝴蝶,可还记得庄生的梦?

女孩吹出的泡沫,是否留恋这刹那光华?

流云愁眉不展,是否也感受到这盛夏的薄凉?

这些都已不愿去知道。

笔尖似乎也看出了心绪,不再显出流畅温润的字迹。

电话铃声响起,不得已拖着麻木的双腿离去。草草地应付完琐事,随手夹起一本书迫不及待地步入电梯。

风稍稍平息。

捡开书一看,竟是《纳兰词》-恐怕此刻最不堪读。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一遍遍默念,几欲泪下。

父亲当朝权相,二十二岁进士及第,康熙一等侍卫,此所谓家世显赫,钟鸣鼎食,文才武略。

他什么都有,只是少了一点快乐-或许如他自己所说:多情自古原多病。不止是身体的疾病,更是心病。

而今才道当时错。别一次,却错了一生;一转身,再见已是陌路人;斜阳虽好,终要黄昏。

人生若只如初见。与其什么都明明白白,明白地疏远,何不稀里糊涂地想念;最初的美好,都随岁月流远;曾经的誓言,只剩下几句寒暄。

一宵冷雨葬名花。金岳麟惆怅的是求而不得,纳兰哀婉的是生死两隔。抑郁内向的心性,令其始终难以释怀。

可叹写尽绝词佳句,三十而殁。真的是情深不寿?

如果不是阳光的灼热,我几乎忘了夏日的无常。

树荫下的孤坟,已长满青苔,看不清镌刻的碑文。

突然间陷入了莫名的恐慌。纳兰英年早逝,已是凄绝一时无两的清初第一词人,而我若能活到那个年纪,或仍只是江南一游子。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郁郁寡欢、悲观厌世的情绪总是时时浮现,总是莫名的失落。

失落的太久,以至于快忘了最初的理想。

曾记少年时,梦回三国,作一代儒将,匡扶汉室,挽狂澜于既倒。

现实是,文无安邦之才,手无缚鸡之力。

后来,愿作一美如画的篮球小子。

可惜…

现在,为数学天才所折服,想要寻着他的脚步前进。

亦是渐行渐远。

似乎深陷泥淖,以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却只是一颗穿肠毒药。

渐渐地,已经失去做梦的勇气。

于是努力地想要活的简单,或许只是被现实碰得灰头土脸之后的退却,也许是丢掉好高骛远之后的明智。

圣经里说:尘归尘,土归土,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天上天,人上人,待结硕果,已是满脸皱纹。

活的简单,你爱或者不爱我,我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活的简单,疏狂图醉、强乐无味,善待自己,总有那么几个人需要你。

活的简单,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只是你我的心都装不下那许多,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活的简单,闲愁都放了,残照里,且听风吟…

吴川市厂服订制

中山地区订做劳保服

东莞定制工程服

增城地区职业装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