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管清友金融危机冲击不到富豪因为他们移民了

发布时间:2019-04-14 09:24:19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管清友:金融危机冲击不到富豪 因为他们移民了

民生证券研究员副院长管清友

  2014“远见杯”全球宏观经济预测春季年会2月22日在北京举行。民生证券研究员副院长管清友在主旨演讲中表示,每一轮的金融风险受到冲击最大的还是普通老百姓,而真正拥有财富,或者拥有智慧的人,要么移民了,要么逃离了。

  以下为文字实录:

  管清友:我特别想请教一个问题,您认为夏季是一个重要时间点,是不是就可以把这个时间点称为威尼斯时刻,范围也多关广,刚性兑付如果持续下去是对市场经济规则的一种践踏,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若恩:如果从非常经典的时刻来看,当然我们现在不知道是什么资产价格下跌,我想我们社会面对最重要的几个资产,一个资产就是股市,我不太认为股市的价格还要高,因为它已经很低了,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其他的资产要开始下跌了。但是是不是暴跌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种预测我估计比预测GDP还要难得多。至于刚性兑付我想是这样的,你们可以看到违约的事件按照风险管理的思想任何一个债务都是有违约率的,在违约率的后面你要考虑违约损失率,当违约发生以后,不等于你的全部财富消失,你要算一个回收率。大家如果知道希腊政府给他的债权人的回收率是75%,所以我们当年比希腊政府给的还要低,这是第二个问题。

  当然讲规模的话从我们风险管理角度它是讲风险敞口,但是风险敞口不等于就是损失,这是不同层次的问题,我们现在看到的问题,我们内部估计了一下,就是地方在目前的非常粗的看,它的违约率应该在10%以下,所以我为什么说不是今年的故事,是明年或者后年的,原因在于所有违约率都跟宏观经济有密切的联系,当宏观经济下行的时候违约率会非常迅速的上升,这个道理也非常的直观,因为宏观经济下行以后,企业的现金流就变化了,所以今年的主角,债务问题的主角是非金融企业,这个我们可以慢慢的来观察,是否回答了主持人的问题。

  管清友:我一直觉得经济学家和金融家考虑问题是不一样的,经济学家考虑风险的到来,考虑实点,而金融家考虑的问题是在风险到来,在这个到来之前怎么样能够把更多的项目做出来,怎么样能够抽出身来,所以我把这个情况也称之为与道德风险的第二个层次,就是金融学家自身的选择是不是加剧了这个风险?

  任若恩: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但是我想按照刚才主持人的思路,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的区别就在于金融学家知道怎么逃离,经济学家只会预警不会逃警,然后把一堆垃圾都留给别人,而经济学家通常是在那预警,但是他不知道时间在哪,他最后就给套在里面了。

  管清友:如果您刚才说经济的下行和债务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们自己也做了一些测算,包括人均GDP水平在国际之间的比较,人均GDP水平和债务违约的情况正好是一个反向的关系,那么随着我们潜在增长率缓慢的加入了七上八下之间,如果没有很好的宏观政策支持,经济可能很难有非常强劲的增长,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未来债务违约率会越来越高,但是我们同时也发现如果用短期的宏观政策再把经济推上去是能够解决比如说产能过剩问题,债务违约问题,但同时我们可能又进入了新一个所谓过去03到08年的这种情况,就是产能过剩,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非常矛盾的,怎么去选择,您觉得应该怎么选择?

  任若恩:第一个问题比如说债务的风险是否跟人均GDP的研究可能关系不大,我不认为穷国是爱违约而富国不爱违约,有些把评级机构把GDP看作基础是没道理的,那些为穷人开的银行,巴基斯坦的那个银行,您就会发觉穷人的信誉非常好,爱违约的是富人,所以你很难说,穷人爱违约,富人不违约。

  第二个问题您刚才说的非常对,我们特别进入了极大的困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两个问题现在有一些建议我步不太统一的,比如说我们用加杠杆的方式来减杠杆这是走不同的,我认为是完全不能成立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一种建议。我想非常痛苦的结论就是您只能让问题爆发出来,然后让世界统一到正常的地方。那怎么办呢?该违约的就要违约,该破产的就要脱产,该债务重组的就债务重组,大家最后发现好日子勒万回到原点,接着道下一个周期,我相信债务和金融周期的故事是永恒的故事,因为这些申请都跟人的天性有关系,人的天性就是贪婪,所以人们在不断的制造金融危机又把他解决,然后到下一个阶段再把它制造出来,古今中外就是这样。

  管清友:我非常统一您最后这个结论,虽然我们一直在讲债务风险,讲金融危机,但实际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没有哪一个时间段,能够避免这个问题,可能对于经济学家来讲更多的做的工作是你能够尽早的去预警,尽早的把风险逻辑说清楚,而对于金融家来讲,尽早的判断时刻到来,该逃离的逃离,对于普通公众来讲,我觉得说一句悲观一点的话,可能是比较惨的一个事情,就是你很难规避金融危机或者债务风险对我们实质性的影响。每一轮的金融风险受到冲击最大的还是普通老百姓,而真正拥有财富,或者拥有智慧的人,要么移民了,要么逃离了。

  所以金融危机它会带来很多社会问题,当然经济学家对于债务风险带来的社会问题研究是不够的,所以我们提出的方案往往是该破产的要破产,但是社会风险怎么办?比如说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发生的东南亚危机,因此我有一个建议经济学家在近来金融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提供的建议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学家提供的建议,可能是作为一个政策咨询者提出的建议。所以为什么我们看到政府总是不采纳政治学的建议呢,这是我个人的一个体会。

  最后简单总结一下,第一任教授也认同这个观点,可能债务风险不可能避免,今年夏天就是一个风险的爆发时点,未来的违约事件会越来越多。第二出售国有资产是不能根本性的解决债务问题的。第三金融家要做的事情是逃离,经济学家继续预警,我们期望明年我们还来远见杯讨论这个话题,我们这个环节的讨论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情感日志

蕾丝美女图片

今日要闻

梅毒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