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4:21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我见纳兰贞回来了,忙从父王怀里钻了出来。

“可是见到我母后了!”我奔出去,眨巴着水晶小眼望着纳兰贞姑姑。

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我一直希望能向其他孩子一样,有父母相绕身侧,可自打我出生就从没见过我的母亲。

之前,他们都说我母亲在生下我时死了,我听了好伤心,觉得自己就是个祸害,有段时间连父王都显少理我,大约是他一看到我,就想起我母亲。

我是纳兰贞姑姑一手带大的。姑姑待我如同亲生,姑姑说,我跟我母亲长得极像。

我嘻嘻一笑,时常拿着镜子瞧自己,借此寻找安慰,脑中想象起母亲的样子。

有一日,父王来找我,见我拿着镜子发呆,他知道我是在想母亲了,心里难受至极,牵着我的手道:“如心,父王带你去找母后可好?”

我放下镜子,诧异地望着父王:“可是真的?”

父王点了下我的俏鼻,宠溺摸着我的头道:“父王何时骗过你!”

我白他一眼,心里犯起嘀咕。

还说没有骗我,都已骗了我五年了!

后来我才知,我的母后真的还在这世上,她是利图国的女王。

我扯着父王一角衣袖,心里有很多话要问他,可是想想,这些年他也过的苦,我常常见他拿着母亲的弯刀失神,有时他会在书房一坐就是一天,有时,他望着弯刀和我偷偷流泪。有关流泪的事,我至今都记得。

那是个夏日的下午,我在御书房玩累了,干脆爬上他的软榻睡着了。

父王怕我受凉,取了袍子给我盖上,迷糊间,感受到父王坚韧有力的手掌,抚摸起我的脸颊自语着:“当真与桑儿小时候一般无二!”

父王说时哽咽起,想来是想起我母亲了。

我适才知母亲的小命叫桑儿,大约他们打小就认识的。

那日后,父王将纳兰贞姑姑唤进了殿,姑姑回来时抱着我道:“如心,你很快就能见到你母后了!”

如果先前我对父王的话还存有怀疑,现在听纳兰贞姑姑也这么说,我越发肯定我母亲还活着。

我心里乐开了花,着手开始收拾自己的衣裳,姑姑见我这般心切,眸眶不由红起。

纳兰贞姑姑此回是做为使臣前往利图国来的。

此行他们带了好多礼物,这些都是父王南征北战多年所俘获的珍宝,父王平日舍不得拿出来,就连我也没瞧过几件,不知今日他怎会这般大方。

转念一想,大约也只有我母亲才能让他这样开怀。

浩大的队伍后面拖着具棺材,这让我很好奇,趁着大家晚上休息间偷偷溜出房,使了吃奶的力,将那具棺材推了开。

棺里躺着个帅气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虽面色苍白,但尸身滋养的非常好,看上去如同沉睡了一般。

男子心口处隐隐有血痕,我适才想起,这是个死人,吓得跑了出去。可惜没能跑几步,就见父王带着宫人赶了来。

父王见到我神色极为焦虑,扬手打了我一巴掌。

我长这么大,他还是头回打我,我憋屈的冲他叫嚷:“不就是具尸体么,有什么好藏的!莫不是,父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说,这个男人与母后有着什么关系!”

我虽只有五岁,但思维极有条理,大约是说破了父王的心事,父王勃然大怒,手举了举,又想打我。

纳兰贞姑姑见状忙将我拉至身后,她跪在父王跟前道:“陛下息怒,公主生性顽劣,说的是孩子气话!”

父王气得鼻翼生烟,哼了哼,卷袍离去。

后来我才知,那棺里的人是我舅舅,因为当年舅舅拆散了父王与母后,父王一气之下踏平了利图,手刃了舅舅。

听来父亲好强悍,是位真英雄!但也明白,为何这么些年母后不见我们的原因。

我不懂大人们的复杂心思,却知母后是因为舅舅的死才不要我们的,我开始生父王的气。

这一路上,我一直闷闷不乐,两个哥哥见了,笑着冲我说,“你又不是个吃奶娃子,做啥每天嚷着要见母后!”

我不理他们,他们是不会理解,一个打出生就没见过生母的孩子是何种心思。

历时两月,我们终于来到利图国。此行,父王并没对外声张自己的身份,随行人以纳兰姑姑为主,我们一行人住在驿馆里。纳兰贞姑姑奉父王之命,带着舅舅的尸首和母后的弯刀前往利图皇宫见母后。

本以为母后看到弯刀会想起父王和我们,没想到母后却将纳兰贞姑姑训哭了回来。

我还是头回见纳兰贞姑姑哭得这般伤心,要知道姑姑可是雅辰宫里最坚强的一位女子,纵是刀剑无眼的战场,也从没见她落过泪。

大约是我母亲真伤到了她。

姑姑与母后打小一起长大,又出生入死几回,两人的这份感情早胜过主仆。

纳兰贞姑姑抬袖拭起泪,将我拥入怀中,安慰一番后,进屋见了父王。

“她还是不肯原谅朕!”只听父王在屋中叹气。

我知道,他口中的“她”除了我母后不会有别人。

我偷偷靠近屋子,将窗推了条细缝,瞧见父王有气无力地坐在屋里,手中多了支白色玉笛。

这一刻我发现父王瞬间老了很多,握着玉笛的手直在发抖。

我料知这笛子定与我母亲有关。

父王心绪不宁,极想清静,便挥手示意纳兰贞姑姑退下。

我本也打算走的,又担心父王会想不开,别笑我,我只是个五岁孩子,听到这样的事,难免会多想几分。

只听父王在屋中念道:“你明知,这是我父母的定情之物,却果断还给我,真是想与我撇清了!”

我脑门一热,猜想大约是母亲误会了父王还她弯刀不是想与她诀别,而是想与她重修于好的心思,就想找机会见见母亲,顺便让他们合好。

我趁父王不注意,将那白玉笛子偷了出来,混在给皇宫送水车队里。

到了宫中直奔母亲的寝殿,我将玉笛握在手中,冲宫人道:“带我去见女王陛下!”

母亲见到我,瞬间就认出了我。

她情绪很是激动,搁在龙椅上的手直在发抖。

眼前的她比我想象中要漂亮高贵威武,我没有唤她“女王陛下”而是直呼她“母后”……

---- 作者寄语:这个就到这里的了,大约是不够虐心吧!感觉人越来越少了!额

清污机湖北反捞式清污机

深圳回收手机外壳公司

湖北荆州市自建房

麻涌电线废品废料回收

齐齐哈尔CPVC电力管重视施工工艺

荆州CGCT玻璃钢管严格按标准生产

门头装饰铝方管理论重量

厚街废线废料回收

数控全自动豫龙工字钢弯拱机推荐豫龙桥隧钢拱架弯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