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恶婆婆种下的恶果-【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47:00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庆芳就这么把刚出生的孙子从护士手里抢出来,留下儿媳妇的尸体和头破血流的亲家妈,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不停地有人冲她拍照,还有人当面骂她冷血,甚至有人诅咒她出门就被车撞死,却只得到了她的冷眼和无视。

是的,她到现在为止也不觉得自己有错。她们那个年代,孩子都是自己生的,也没见出什么事情啊。再说了,剖腹产可是要多交5000块钱呢,有这个钱做什么不好,偏偏要浪费在这里!

除却那个短命的儿媳妇以外,最让她生气的就是自己辛辛苦苦拉扯长大的儿子啦!

她明明说了要顺产要顺产,不过就是羊水破了,又被那钻在钱眼儿里的医生和护士撺掇了几句,居然就真的去签了那手术单。

那可是5000块钱啊!

庆芳每每想到这钱,就心疼得忍不住皱眉头。虽然亲家妈也假惺惺地说过要掏这笔钱,但她怎么可以让刚进门不久的媳妇开了这个先例!若是允了这一次的钱财,她就会觉得背后有依靠,以后只会更不好拿捏。

所以她硬是拉着儿媳妇的床不让她进手术室,还恶言恶语地试图激起对方的自尊心。说不定一个用力就生出来了呢,这样剖腹产要用的5000块钱不就省下来了吗,多好。

然而她忘记了,由于疼痛,儿媳妇早就打了麻醉针,正是浑浑噩噩的时候,哪里知道用力。再不提她下面正在大出血,而血袋又被她这个一个劲儿省钱的婆婆扔到了地上不给用。

争吵,打骂,劝解……

由于儿子跟着医生去办入院手续,再没有人可以制止她省钱的行为,所以等到儿媳妇拉进手术室的时候,已经人事不省了。

手术室门口留下大量鲜红色的血液,弯弯曲曲地,昭示着不详。

娘家妈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直说不该将女儿嫁给这种人家,自己对不住女儿什么的。

只有她,依旧恨恨地望着已经关闭的手术室大门,心里想着如何将事情推脱在医院身上,免去这一笔费用。反正又不是她愿意做的,应该能免吧?实在不行她就去和他们讲理,总不能白白出了这笔钱!总归就是儿媳妇不争气,生个孩子罢了,以为自己多金贵,要是这都不会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语成谶。

儿媳妇确实死了,大出血。

倒是在死之前做了个实在事,好歹将孙子给完完整整地留下来了。

庆芳挺高兴的,毕竟她渴望抱孙子已经很久了,至于儿媳妇嘛,那是她自己短命没福气,怪不得别人!

“我就是死也要告你们,你们还我女儿命来!还我女儿命来!”

亲家妈一听到消息就彻底疯了,丧女之痛让她忘记了自己性格的懦弱,直直地向庆芳撞过来。

只是两人战斗力相差太过悬殊,再加上她痛哭太久失了力气,竟是被庆芳打得头破血流。

“妈,小小呢?”

儿子从医院门口跑来,手里拎着大堆的营养品,却都是给孕妇的,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明明看到了自己怀里抱着的小孙子,竟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似的,开口就问那个短命鬼,果然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死了!”

庆芳气冲冲地回道,也不管儿子如何,直接抱着自己的小金孙回家去了。

男人怔怔地站在原地很久,在听到丈母娘的哭声以后,终于回过神来,疯了似的向着手术室奔去。

周边的人们有唏嘘的,有指指点点的,也有过来安慰的。可他听不到,当他看到妻子满是鲜血却冷冰冰的尸体以后,他就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了。

丈母娘已经被医生强制性地拉到医疗室里处理伤口,一条人命已经没有了,总不能因为哀伤过度再去一条。

“小小,我对不起你……”

男人颤抖地摸着妻子的脸庞,终于嚎啕大哭起来。

庆芳觉得有些不对,自己刚生下来的小孙子怎么不会哭呢?难不成因为那个短命鬼出了什么事?

“乖孙,哭一个,哭一个!”

庆芳急切地摇了摇怀里的金孙,甚至还使劲儿在他屁股上掐了一下,却还是没能如愿听到孩子的哭声。

怎么会这样啊?庆芳想着,也忍不住着急起来。

就在这时候,婴儿突然睁开了双眼,奶声奶气地开了口。

“奶奶!”

婴儿喊得十分干脆清晰,让人听了就忍不住欢喜。

庆芳也很欢喜,却忘记了这孙子不过刚刚生下来,哪里可能睁开双眼,哪里可能开口说话!

“哎哟,我的乖孙儿哟!”

庆芳高兴地亲了亲孙子的脸颊,却在靠近的时候看到了对方狰狞的笑容。

她眼睁睁地看着怀中的婴儿化作一团血水,缓缓地,缓缓地缠上自己的身体,那弯弯曲曲的模样,竟是像极了手术室地下那滩血渍。

“还我命来!还我儿子命来!”

满身鲜血的魂魄停留在半空中,双手抚摸着自己扁扁的肚子,恨恨地望着导致这一切的凶手!

偏偏庆芳还没意识到自己的下场,反而高声向儿媳妇质问。

“鬼丫头,孩子呢?我的乖孙呢!”

是的,儿媳妇向来胆怯温柔,即便成了鬼,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再说了,她是大出血死的,即便应该找仇人,也是应该找给她做手术的医生,而不是她这个婆婆!

“奶奶,我在这里呢!”

又是一声清脆的呼唤,却是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庆芳下意识地去找,却见自己身上缠绕着的那团血水正在慢慢成形,不一会儿果然变成了开始的婴儿模样。

“奶奶把我害死啦!”

婴儿咯咯地笑着,又化作一团血水缠了上去。

庆芳大呼不可能,只以为眼前这一切不过是儿媳妇的障眼法,气得浑身发抖。

直到一只小小的手刺进她的心脏,而后又拽了什么东西出来……

所以她到死还不知道,医院给出的结果是大出血造成的母子双亡,至于所谓的孙子,不过是手术门前那滩血幻化而成的……

---- 作者寄语:将心比心,谁的命都是命。

商丘做不孕不育检查多少钱

成都西南中医院糖尿病

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