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溪是一条爱河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2:49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雨燕

小溪流淌着你的气息。

质朴、洒脱、高贵、自由而不媚俗。走近这一段幽深的河谷,走进原始古朴的侗寨,走过葱绿的茶园稻田,你的气息真真切切地迎面而来。

山风里有你的气息,炊烟里有你的气息,泥土里有你的气息,花香里也有你的气息。我深深地呼吸,让你的气息滋养我的肺腑。而你呢?小溪里那个顽皮男孩,竹林里那个懵懂少年呢?

我一路寻着你的气息而来,与你却相隔了数十载的时空,你早已赤脚从这一条窄窄的田梗上走过去,淌过那一条蜿蜒的溪,爬上那一道青翠的梁,一路飘泊,去了遥远的地方。白天在异乡的喧嚣中流浪,夜晚回故乡的吊脚楼上安眠。你在漂泊中成长,乡音改了,衣着变了,而魂却是小溪的山,骨是小溪的竹,情是小溪的水。

我在吱吱呀呀的木楼上寻你,在青烟袅袅的火铺里寻你,在缓缓转动的磨盘边,我想象一个少年在这里劳作,怎样把青涩的岁月碾碎。

是你像极了小溪,还是小溪像极了你?外面都在变,而你却傻傻地,蓑衣斗笠,草鞋钯犁;人心躁呀,都躁成波涛汹涌的河,你却清清浅浅,慢慢悠悠;潮流来了,潮流去了,而你,伊伊呀呀,缠缠绵绵,把老掉牙的民谣哼得意味深长,地动山摇呀。

你的气息就流淌在这里,流淌在与我如此相近的地方。我浑噩了半世,竟让滋润我一生的爱情,在这个幽深的河谷里寂寞地流淌。艳艳的春去了,激情的夏也去了,丰腴的秋也绝决地背过身子,我才姗姗来迟呀!

小溪镌刻着你的印迹。我一眼相认了,木楼的花窗是你雕的,几十年风吹呀,雨打呀,将它冲刷成灰白,却洗刷不掉一个本色男孩的玲珑匠心。当年,父亲将一个木匠师傅请进屋,要你拜师学艺。做家具,打嫁奁,三茶三饭有人供,太阳不晒雨不淋。而你却怠慢,笑父亲眼浅。吊脚楼上有你编的一只竹背篓,如今它破破烂烂,半卧楼角,抱着一篓玉米痴痴地回想:就是那个少年呀,把篾刀磨得锋快,去了竹林,放倒一根最大的竹子,咯吱咯吱扛回家,在青石院坝里划得噼里叭啦。竹子在你手里变成篾块,分成青篾,黄篾,又变成篾丝。月亮看着你,看篾丝在你手中翻飞;晨曦看着你,看你把一夜的杰作骄傲地摆在阶檐上;邻家的疯妹娃来撩你,嘻嘻哈哈将它们扔在院子,摔得歪头耷脑,眉不是眉,眼不是眼。你恼了,就这样把它一脚踢进楼角。

你不喜欢邻家的疯妹娃,你把情歌执著地唱给山那边,在寂寞的岁月里傻傻地等。

父亲领你下田栽秧,你却踩了满田的大脚印,画了一坝弯弯曲曲的蚯蚓。父亲把你喝上岸:“西北风吧,你!”你不屑,发誓要过上比他好一万倍的日子。

你一赌气去了远方,带走了绵绵情话,带走了春天的心事,带走了一个纯情男孩的憧憬。

人海中真有如此相似的另一半,在一个地方永远存在?找到了,又错过了。我只能徘徊在小溪的河谷,寻找爱的踪迹。在你坐的凳子上,抚摸一把岁月的印痕;抑或在灶堂里添一把柴火,把往事烧开;拿一把剪刀,把情丝剪成花,粘在镂空窗上,遥对着山梁,等你回来……你还会回来吗?也许回,也许永远不回了!

小溪萦绕着你的声音。布谷是你的倾诉,阳雀是你的小调,你把牛群赶上山坡,躺在河边的大青石上,把一支竹笛吹得悠长。

笛声在河谷里流连,落在竹叶上是晶莹的露,落在茶树上是翠绿的叶,落在桃林里是粉红的蕊,落在稻穗上,变成沉甸甸的颗粒。我伸手一抓,触摸的全是情的质感。

在嘀嗒着雨水的吊脚楼外边,小溪涨水了,哗哗地流。分不清是雨声还是水声,把夜热闹了,把心安静了。那声音就是你的声音,你在我耳边唠叨:“我要给你种田,我要给你打柴,我要给你买新衣……我要把你娶回家,看你睡在我的木楼里,我把歌声给你当被子,把手臂给你做枕头……”

你说了吗?没说。你没说吗?小溪全是你的声音!你说我是傻子,听不见?听不见用手摸我胸口。我问你的胸口在哪里,你说胸口就在簸箕上,不信你拍,咚咚咚咚,响呀响。

这声音太古老,仿佛传了几个世纪。我在深闺中久久地等,无奈地嫁了,这声音还在远方隐隐约约。

我说,你咋不早说?你说,我说了,你听不见!是啊,你的声音阻隔在山的那边,隔着沟,隔着坎,隔着风尘,隔着云烟……

人说泪水无声。我说泪水有声,你听,在芭蕉叶上流淌,在瓦檐上倾泻,在青山上激荡。

你说,这难道是天意?我说,这只能是天意。于是,我们就把泪水纷纷扬扬洒下来,酣畅淋漓。不再掩饰,也不再隐瞒。看呀,小溪涨水了,清清浅浅的河满了,波涛汹涌,奔流不息。

我们把泪洒进小溪,上天做证,小溪是一条爱河。这条河已经隔了遥远的时空,谁渡我过河?我只能站在河的这边遥望彼岸,把自己伫立成一尊雕塑。小溪不忍,潺潺低语:别哭别哭,等待来生吧,来生和那个侗家少年一块长大,一块相守。

人有来生吗?没有啊!我们都只能隔岸凝望,那傻傻的两座雕塑,终将被岁月风化,随风而逝,随风而逝啊!

济宁设计西服

图木舒克西装订做

邛崃西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