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子深山当兽医22年无人帮忙打针时与猪兜圈

发布时间:2020-01-24 02:08:55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男子深山当兽医22年 无人帮忙打针时与猪兜圈

1日,秭归县梅家河乡,山谷里的小镇,烟雨氤氲。

县里在这里召开生猪产业发展座谈会后,谭志锐和胡学兵午饭坐到了一起。

谭志锐44岁,梅家河乡兽医,入行22年,在当地小有名气。胡学兵48岁,是梅家河乡尤家湾村的养猪大户,近几年没少找谭志锐帮忙。

麻辣鱼火锅、朝天椒炒腊肉,配上小酒,二人面颊泛红,兴致渐浓。胡学兵请谭志锐给他的猪打防疫针,谭志锐说预约排满了,忙不过来。“再干一杯,成不?”“咕咚”一口,胡学兵一杯酒下肚。谭志锐答应了。

梅家河乡地处秭归县西南边陲,距县城120公里,山高路窄。记者乘摩托车随二人行驶在盘山路上,3米来宽的土路满是泥泞,路边是一眼望不到底的山谷。

胡学兵家在半山腰,屋下山坡上建有数个大型猪舍。几年下来,他共投入50万元,现年出栏生猪500头,去年纯利润达12万元。“政府对生猪养殖大户很重视,希望我年出栏生猪800头。可生猪防疫治病问题突出,请个兽医难啊!”胡学兵又喜又忧。

谭志锐却道出了兽医的难处:“现在乡里兽医日子更苦,干这行的人越来越少。”他介绍,2008年以前,生猪防疫实行“五包三赔一到户”制度,一头猪,除3元检疫费上交给乡畜牧局外,还向兽医交16元服务费。2008年兽医体制改革,一村只设一个兽医岗位,“五包三赔一到户”随之取消,养殖户只需向畜牧局交检疫费,无需向兽医缴纳任何费用,在岗兽医一年工资只有财政以钱养事的经费5000多元,收入锐减。

谭志锐说,现在许多下岗兽医外出务工,一个月就能挣三四千元,在岗兽医只能靠养殖户给点辛苦费作为额外收入,该收入一年不到1万元。加上以钱养事的5千多元,也才15000多元,收入还是不高。

言语间,谭志锐行头已换齐,纵身一跃进入猪圈。

先给小猪打针,谭志锐如老鹰捉小鸡般,把小猪的耳朵拎起,瞬间完成颈部注射。

难的是大猪。谭志锐说,以前给大猪打针都是两个人配合,如今兽医人员紧缺,养殖户多是上岁数的人,没法帮忙,所以他现在不得不和大猪在猪圈里“兜圈子”。

“只能先把它累趴下,再打针。”谭志锐边说边和大猪在猪圈里兜圈,跑了近2分钟,猪累了,谭志锐才有机会上前注射。

十来个猪圈“跑”下来,谭志锐衣服湿透了,倚着树抽烟。他建议:“养殖户手头宽裕了,才愿多给兽医点辛苦费。可现在全乡生猪大户只占10%,散户占90%。双汇、雨润等肉类企业只和大户签产销合同,散户只能等着猪贩子来收。大户一头猪利润200多元,散户难赚到100元。希望政府牵头组建专业合作社,把散户组织起来,提高议价能力。”

“不是为陪老婆孩子,不是热爱这份工作,我早转行挣大钱去了。”谭志锐说罢骑上摩托车,奔下一家养殖户,转眼消失在山路尽头。当兽医22年,谭志锐已跑遍了梅家河乡101平方公里的每寸土地。

就兽医队伍问题,秭归县农业局局长郭清军表示,县里将提升兽医财政保障水平,县农业局将把兽医队伍建设和合作社产业发展结合起来,通过经营性收入,提高兽医工资待遇,并培养更多的基层专业技术人才。

人们期待,独行在深山里的谭志锐不再孤单。(见习记者 刘天纵 通讯员 王明东 屈冬云)

名医汇

名医汇

网上就医挂号

网上挂号预约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