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乐逗背书联想乐基金浮出水面【互联网资讯】

发布时间:2019-09-26 20:26:22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本报记者 李瀛寰 发自北京

美国时间7日上午九点,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iDreamSky)正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

创梦天地的股票交易代码为“DSKY”,IPO发行价为15美元,高出此前公布的12—14美元发行价区间。

乐逗是国内第一个赴美IPO的、主打手游概念的公司。就在整个行业关注乐逗游戏赴美成功上市之时,有一个人应该发自内心地笑了。他,就是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

2011年第一季度,联想决定投资乐逗时,乐逗只有五六个人。三年过后,乐逗开花结果,成功赴美上市。尽管近来手游概念极度火爆,但能以手游赴美上市的游戏公司并不多,曾经被看好的触控科技,也暂停了赴美IPO计划。

乐逗游戏的上市为何能让杨元庆开心一笑?联想在背后运作的乐基金到底要做什么?

相中“华为”陈湘宇

虽然乐逗成立之时就定好了方向:要做手游发行,但当时乐逗手里没有一款产品。说白了,那时的乐逗还是一张白纸,只画了几根线:手游、发行、移动互联。

彼时,2010年11月刚成立的联想乐基金也才只有半年的运作,乐逗游戏成了联想乐基金的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尽管乐逗后来有了腾讯以及其他机构的注资,但联想这个天使的价值或许只有乐逗游戏CEO陈湘宇最能明白。

当前联想正遇“新业务”难题,从前不久披露出来的杨元庆内部讲话中可以看到,杨元庆对于联想如何孵化新业务“忧心忡忡”。杨元庆称,尽管联想整体业绩正处于最好水平,但作为其核心和中流砥柱的中国区却遭遇着危机,业务仅为持平发展,没有实际增长,长久以往势必会危及联想稳定,为此要重点孵化新业务,同时来优化现有业务体系。

如何孵化新业务?联想乐基金对于乐逗游戏的投资就是一个答案。

陈湘宇身上的一个标签是“华为”,他在华为任职工程师多年,华为的训练,让他不仅看重企业文化和管理体制的模式,而且积累了不少行业的感觉—对移动互联、游戏产业的判断。

华为当时给台湾的中华电信做外包,陈湘宇负责其中一部分,但在整个过程中,他对游戏特别感兴趣,而且他是一个特别有心的人,通过外包这个通信行业最普通的业务,他认识了一个新加坡人和一个香港人,并通过对手游方向的认可,把这两个人凝聚到自己身边。

在创立乐逗游戏之时,陈湘宇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小团队。不可否认,以陈湘宇的自然条件,他能组建一个堪称国际化的团队,那这个人本身一定是非常有吸引力和魅力的。

联想游戏中心负责人陈学桂在回忆最初与陈湘宇接触的情景时说:“当时吸引我们的另一点就是他的那几个合伙人,Jeff当时负责海外,他有一个搭档是在香港,是非常资深的CP GAME的Reviewer,有一个是新加坡人,有美国迪士尼的资源。”

而且当时陈湘宇特别强调要去做海外的优质游戏,把国外的优势产品落地到中国本土市场。而这一理念与联想当时对于游戏产业的判断不谋而合。2010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虽然手游那时还没有那么火,但联想相信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变现是手机游戏,所以那个时候就开始布局要投一些手游项目。

海外优质游戏产品的发行和代理,乐逗的这一思路与联想的判断仍然一致。所以,联想决定投乐逗的天使,这一决策只花了一个月时间,非常快。

这一故事的总结:陈湘宇基于华为的机缘,再加上他本来的游戏爱好,让他走上手游创业之路,陈的人格魅力让他有了国际化的团队和资源。联想乐基金正在寻找好项目,共同的理念之下,合作开始了。

天然契合点

联想和乐逗达成天使投资之后,双方都看好手游发行,但代理哪个产品?突破点是什么?

拿不到核心产品、突破不了关键点,未来仍然看不到。据联想乐基金董事总经理宋春雨称,就在联想刚答应了乐逗的投资而钱还没有打过去之时,好像顺理成章一般,机会来了。

“那天我特别记得,陈湘宇给我们打电话,他说正要来北京,我说你来干吗?他说我来是要拿《愤怒的小鸟》的发行代理权。”

宋春雨听到这里都有点愣了,他说:“我上午正好见了一个饿《愤怒的小鸟》最大的股东尼古拉斯,尼古拉斯说他在中国想找一个代理发行,想让联想帮他推荐呢。”

后面的事情不用多说了,联想既然看好乐逗,已经投资了,当然要替乐逗背书。于是宋春雨当天再约尼古拉斯,当天下午陪陈湘宇见了一面。结果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乐逗拿下了《愤怒的小鸟》的代理权,由乐逗来做发行。

这是乐逗拿下的第一个大的海外优质游戏代理权,此后再拿下《水果忍者》和《神庙逃亡》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时以乐逗还不到十个人的团队,如何拿下知名手游的发行权,如何把正循环做起来,这是一个关键,而联想的背书在这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个故事的总结:为何尼古拉斯能在那天上午先找到联想,让联想帮忙推荐代理商?因为联想的国际化品牌、联想在手机产品这一领域的发力。当一家海外游戏公司来中国发展时,他们一是先想到国际知名大公司,二是这家公司也得和手机、手游有关系吧?

所以,尼古拉斯找到联想,让联想帮忙。而联想恰好投资了乐逗,整个合作一拍即合。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偶然的故事,但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所有的偶然都戴了面具的必然。机缘巧合的背后,其实是多年的积累以一种当事人都感觉吃惊的方式呼啸而来,席卷一切。

对于乐逗上市一事,业界分析人士认为,当下,科技行业在技术的推动下,变化万千,新机会不断,但能否把握到这个机会靠的就是积累、进取、判断、敢于去做,这才是根本。

科技力先行

资本历来角逐新兴市场,投资、然后获取自己的利益。但从乐逗上市的过程中可以感觉到,科技行业的技术变化之下,资本的玩法已经变了。想投科技行业,你会不会投?有没有科技产业判断力?

分析师王亮认为,“科技力”才是未来资本市场的一大指标。科技造富的故事太多,乐逗也算其一。拥有对未来科技产业发展趋势的判断力,这是未来科技资本市场成功的关键。

事实上,今天的资本行业对于科技产业的投资,已经非常注重“科技力”了,很多投行请来了科技专业人士,听取他们的判断。但仅有这些还不够。

王亮认为,所谓“科技力”的投资,不仅是钱,还有产业链的整合。以联想为例,联想在国际品牌之下、手机领域的突破之下,在产业中有了以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再加以基金的投资方式,向产业下游拓展,这其中就是资本+产业链的科技产业投资新玩法。

事实上,投资乐逗之后,对于联想手机业务的补充也显而易见。当下,联想正在进行互联网转型,从战略层面上看有三步:第一步是中国区建立Digital Marketing团队,向互联网发力;第二步是建立一个互联网的开放平台,让更多的互联网企业能够加入到联想的联盟中,大家一起共赢;第三步是基于乐基金,提前布局互联网的下一个路口,以前瞻的眼光、专注去投资有前景的互联网企业,从而一起构建科技生态圈。

不少科技大企业都已经开始投资新兴公司,构建产业生态,如英特尔、高通、诺基亚等,这些科技大公司走上投资之路其实比联想更早,英特尔和高通从芯片角度推动行业发展,诺基亚投资过UC优视,在生态、产业链上也做了很多。

乐基金的投资,让联想走上英特尔、高通等国际科技企业的共同之路,但由于有联想手机这一硬件载体以及联想的游戏中心、乐商店等应用分发基地,这就导致联想在产业层面,与所投资的企业(如乐逗游戏)有了更为紧密的结合。

基于联想手机的市场份额,联想的“巨会玩”游戏中心已经成为目前中国最大的分渠道之一,这必然对乐逗游戏有诸多帮助,手游等新产业的拓展,对联想的新业务孵化、新业务探索的价值也不言而喻。

海外的畅销游戏,再加上本土化特色,乐逗的上市并不奇怪,而联想也在投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孵化新产业的思路。

乐基金的投资也需要回报,如宋春雨所言,基于联想的“科技力”投资,目前乐基金的账面回报率每年都能达到100%的增长。

但事实上,联想不缺钱,联想要找到未来新产业方向,投资乐逗让联想有了一个投资新业务的经典案例,这才是联想最大的收获。

(责任编辑:HN022)

五金常识定量泵常见故障及解决方法韶山

指纹识别安全性堪忧人造指纹解锁匹配率达65链轨

卧室设计风格有哪些卧室设计装修注意细节碎浆机

2010年美农户或弃大豆转播其他作物吕佳